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2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順著她所指的方向看去,他也疑惑地反問: “怎麼不開呢?”可腳下的步伐卻依舊未停繼續向前。 她不得不再喊他“喂……”

男人視婚姻為接受義務、女人視婚姻為讓予權利影陪

順著她所指的方向看去,他也疑惑地反問:
“怎麼不開呢?”可腳下的步伐卻依舊未停繼續向前。

她不得不再喊他“喂……”

他回頭告訴鍾情:“咱去找人。”

無奈,她只能再度跟上。果然,入口處,
工作人員看見兩人要進入便予以放行,進入場內,前後左右望去,
再無一人,看慣了人潮湧動的遊樂場,再面對此時空曠的場內,
鍾情竟有些不適應。

跟著康恩偉繼續往前走,她忍不住再度開口:“到底要幹什麼?”

他側頭對她神秘一笑:“答案馬上揭曉。”

鍾情狐疑地跟著他,幾分鐘後,
看到前方的旋轉木馬前逗留著一個真人版的米妮。
隨著兩人的走近,遊樂場半空中突然響起歡快的音樂,
伴著音樂,米妮開始跳起了舞蹈,憨態可掬地動作,
漂亮可愛的造型,讓她不由停下腳步,駐足難看。
康恩偉則站在一旁等她,幾分鐘後,隨著音樂的逐漸停止,
米妮的舞蹈也告一段落。

緊接著,音樂再度響起,生日快樂歌瞬間響徹全場,
米妮也上前將鍾情抱在懷裏,對她説:“情情公主,生日快樂!”

一剎那的發懵後,米妮��將她鬆開,
康恩偉不知什麼時候抱了個一人多高的泰迪熊出現在她面前:
“情情,生日快樂!”

不由自主張開的嘴無法閉緊,
她真想不到他居然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,
更想不到他會以這種方式為她慶生,難道這就是他要她幫的忙?
這就是對他很重要的事?……

無論如何也控制不住的笑意在臉上擴大
,開口説出的話更是幾許嬌蠻:“康恩偉……”

“哈哈……”他很滿意她的反應,“先別感動,驚喜還在後面……
今天遊樂場只為你開放,這裡,你是唯一的主角。”

再一次的震驚,“恩偉,你太……”

“還記得你説過的話嗎?如果有一天,遊樂場能為咱們開個專場,
再也不用排隊,那該多美啊,那時我就想,
一定要幫你實現這個願望,所以今天,你要隨心所欲的玩,
痛痛快快地玩……”

在最初的感動過後,鍾情的心底卻漸生幾絲不安與擔憂,
“你這麼大手筆為我慶生,我會不知道怎麼辦才好……”

他陽光開朗的笑容浮上臉龐,“朋友之間要算得這麼清楚嗎?……”

雖聽他如此,可忐忑的感覺依舊存在,
直到他拉著她開始四處遊玩,她才將不安的心慢慢拋開……

一天的時光歡樂無限,隨著夕陽幾近西下,
兩人已將各種設施玩了個痛快,所有項目都已盡興,
在康恩偉的提議下,他們登上了摩天輪,
當兩人所處的位置位於最高點時,摩天輪停止了轉動。

康恩偉看著她問:“害怕嗎?”

聽他所問,鍾情將眺向遠方的目光收回,眼睛裏閃著動人的光彩:
“不怕,景色非常美。”説罷,再度將視線投入遠方,
隨著她的目光望去,天邊,雲朵正被夕陽染得金紅,
由遠及近映照出萬道紅光,美不勝收,艷麗絕倫……

身邊,傳來康恩偉幽幽的聲音:“情情,我給你講個故事……”

“噢……”收回視線,鍾情凝望著他,他的眼裏,
佈滿真情,飽含柔情,讓她的心,忽地莫名不安。

“有一個男生,在大二那年的春天,喜歡上同校的一位女生,
雖然他自認非常優秀,可那位女生性格高傲,
從不將任何追求者看在眼裏,也從不接受任何感情,相反,
還會因對方的表白而拒絕再有任何的接觸,
為此,這位男生很痛苦,他沒有把握會俘獲她的芳心,
他怕因為自己的魯莽而遭到同樣的下場,
可暗戀她的心卻始終無法自拔,越陷越深……

每一天,他都會不自覺去尋找她的身影,每一刻,
他都想著怎樣製造一個巧遇與她相識,與她接近……
他知道她固定的起居時間,他知道圖書館裏她常坐的位置,
他知道她常吃的飯菜,他記得她穿過的每一件衣服……

可是無論他怎麼努力,兩年裏,他們的關係沒有絲毫的進展,
她對他沒有任何的印象,那種痛苦就如同面臨著一道深淵,
明知無法逾越,偏偏做夢都想飛過去……

隨著畢業的臨近,他漸漸絕望,
他真的不甘心自己滿腔的真情還未表達便胎死腹中,
哪怕明知死路一條,
他也想試試……可能是他的真心終於把老天感動,
在臨畢業前的一天,給了他一個機會,讓兩個人相識,
當他在駕校看到她的那一刻,他激動的心情根本無法形容,
當她為趕時間坐上他的車的那一刻,他的快樂,
沒有任何人能夠體會……

可是他太清楚她的個性,他不敢有任何的輕舉妄動,
他謊稱自己有女朋友,以打消她的戒心,以容他慢慢靠近,
他小心翼翼地維持著這般來之不易的友情,
他費盡心機尋找各種理由作為和她相處的藉口……

當那一天,他在她面前宣佈自己恢復單身時,
因為自己無心的一個舉動遭到她的排斥,遭到她的冷對,
他嚇壞了,他怕她從此斷開與他的聯繫,
他怕兩人剛剛建立的友情就此打住,那種恐慌,
他一生都無法遺忘……

直到她終於肯接他的電話,直到她終於承認他這個朋友,
他極度不安的心才慢慢放下,可與此同時,
因為她的太過優秀,太過美麗,他緊張的心又開始忐忑不安,
每個男人都忍不住為她側目,沒有任何人能忽視她的魅力,
不敢表白的痛苦和擔憂別人的覬覦就這樣雙重煎熬著他……

隨著陸續發生的一些事,她也慢慢了解他,相信他,認可他,
兩個人的友情漸漸穩固,他一直痛苦不安,
苦苦壓抑的心逐漸升起一絲奢望,他想向她表白,
他想把自己的一顆真心拿給她看,他要擺明他真正的立場……”

拉起她的手,放在他的胸前,夕陽已經落下,夜幕剛剛降臨,
昏暗中,他的眼睛如此明亮,聲音又是如此的深情:
“情情,做我女朋友,我會把我所有的愛,全都給你……”

彷彿排練好的,空中瞬間升起無數煙花,在兩人的周圍,
在他們的附近,絢麗綻放,姹紫嫣紅,五彩繽紛,精美絕倫,
將兩人置身於煙花的海洋,倣若夢幻,倣若童話…………

無論是誰,置於當前的場景,沒有感動,都是虛假,包括鍾情,
也為他的真心,為他的用心,為他的苦心而動容,可是,
她的心,早已不在自己這裡,你又叫她如何答應?

看鍾情沉默不語,康恩偉將她放在自己心臟處的手,
更加的大力地按下:“情情,三年了……三年來,
這裡只有你,難道,你感覺不到嗎?”

緩緩地抬起頭,看著他的眼睛,心中蕭瑟,目光複雜,
幾欲開口,無法成言……她不是感覺不到他的真心,
她是説不出口,她不忍傷害這個關心她,幫助她,支援她的朋友……

看她遲遲不肯表態,康恩偉的心,開始下墜,“情情……”

不能再繼續拖延,這樣下去只會對他造成更大的傷害,終於,
她無力的開口:“對不起……恩偉,你永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……”

一句話,將他的心,拋進冰冷的北極,聽得他泛起自嘲的苦笑:
“情情,為什麼不給我個機會……”

“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我真的只能拿你當我最好的朋友……”

“不要講了……”他的心已經痛苦不堪,雖然他知她一向絕情,
一向冷血,可他也一直鼓勵自己,安慰自己,也許,
自己是個例外,也許,自己會有特殊,可是一年的處心積慮,
一年的煞費心機,到頭來,還是一片虛無……

自摩天輪下來,兩人都沉默不語,她很愧疚,卻更無奈,
感情不是禮物,想施捨便施捨,連深愛的穆宇軒她都拒絕,
視為好友的康恩偉她又怎麼可能接受……

感覺到他的排斥,邊向外走,她邊不自覺地拉開與他的距離,
也許隨著她的開口,兩人連朋友也做不成,畢竟,
與昔日深愛的人坦然相處,極少有人能這般豁達。

康恩偉此刻的心情,就如同這煙花璀璨過後的黑暗,
一切成空,直到收回紛雜的思緒,才發現身旁的她,
已不知何時拉下遠遠的,回���,看她慢慢走近,
她看向自己那為難的神色,讓他的心,不禁一動:
告白後,她並沒有掉頭離去,拒絕他時的遲疑,
是否她不願傷害自己,此時的小心翼翼,也是她對自己的在意?

壓抑下心中的矛盾複雜,脫口而出的話卻暴露出他的不甘:
“只能是朋友?”

見她用力的點頭,康恩偉不自禁地泛出苦笑:
“還行,沒判我死刑,留我一條活命……”

她不好意思,尷尬地笑,這已經是她能給的最好的答案……

將鍾情送回公寓,他將車熄火在樓下,
原定的晚餐已經無法成席,他不知自己要去哪,
心中鬱悶,突然想起一人,拿出電話撥出個號碼,片刻,
聽對方接起,直接説道:“我失戀了,出來陪我。”

一個清脆的女音傳了出來:“你失戀關我屁事,為什麼要我陪你。”

他不由氣惱:“喂,對恩人説話你不能客氣點嗎?”

對方有恃無恐,毫不收斂:“哈~少大言不慚,
我什麼時候承認你是我恩人了。”

明知無望,他還是耐著性子提醒:
“你這是過河拆橋,拉力賽的時候誰幫的你。”

嘻笑的聲音傳了出來:“那是你主動的好不好,我可沒求過你。”

面對她的無賴,他實在無奈:“好,我主動的,
看在我主動的份上,你總能出來陪我了吧。”

“那你求我……”

抓狂,每次約她出來,都得費番口舌,
偏他像有受虐傾向般就想找她:“我求求你,姐姐,你出來陪陪我。”

“乖……陪你,我有什麼好處?”

他想撞車:“我不求你了嗎?還要什麼好處?”

對方言之鑿鑿:“你求我是要我出來,給我好處是要我陪你,
這兩者能混為一談嗎?”

他認命,“行行行,你説吧,要什麼好處?”

“嗯……以後你要喊我是恩人,而且對外必須這麼介紹我。”

他要崩潰,這位主兒就是這麼難纏,一咬牙,“行,你先陪我再説。”

清脆悅耳的笑聲充滿了得意:“君子一言,駟馬難追……”

“行了,別臭美了,去哪接你。”

“老地方,四十分鐘到了嗎?”

“好,四十分鐘後,老地方見。”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時光飛逝,轉眼之間邁入四月份,
與永曄集團的合作已進入關鍵時期,
四、五兩個月份的投資佔總投資額的40%,
每一筆賬目都要仔細的核對,每一筆資金的流向都要認真敲定。
鍾情在姐姐的指導下已熟知其中關鍵,工作上已經獨當一面。

也許是工作壓力加大,
鍾愛的房內最近每晚總是大提琴音樂響個不停,
低沉凝重的旋律流淌在室內,散發著濃濃的悲傷,
彷彿在講述著淒涼哀怨的故事,
聽得鍾情的心情也跟著壓抑難過,
可她深知姐姐極愛大提琴,不忍拂了姐姐的興致,
她總是默默忍受,直到那天鍾情實在無法忍受,
試探著建議姐姐換些明快的曲子,可鍾愛在換曲沒多久,
就收起不再拉撫,她便再也不敢左右姐姐的習慣,
可是自那以後,姐姐也不再碰琴。

這天早起,姐妹倆剛準備用餐,鍾愛又是一頓乾嘔,
水臺旁,鍾情輕拍姐姐的後背,很擔憂:
“怎麼這幾天總是乾嘔,等會兒我陪你去醫院看看。”

鍾愛的身子微不可察的一僵,緩過幾口氣,
似隨意答道:“昨天去過了,醫生説是喉炎。”

“那你就別抽煙了,忌了吧。”

“忌。”

姐姐簡單明瞭的回答,讓她很是詫異,
以往無論她如何勸姐姐少抽,她都隨意哼哈,敷衍了事,
想不到今天竟會如此痛快的答應,
看來這乾嘔的滋味實在難受,
讓煙癮這麼大的鍾愛都不得不放棄,仔細想想,
她最近確實沒再看到姐姐吞雲吐霧……

來到辦公室,迅速進入工作狀態,正在查看手裏的賬目,
有電話進來,“鍾情,我是令狐夜,你到樓上我辦公室來一趟。”

放下電話,鍾情很意外,
雙方之間的合作向來都是鍾愛與徐智進行溝通,
他為何要單獨聯繫她?雖是狐疑,也並未遲緩,
迅速上樓,敲開令狐夜的辦公室。

站在那裏,對著坐在辦公桌前的令狐夜:“總裁……”

令狐夜並不開口,只是目光複雜的看著鍾情,
她不知所為何事,只能靜靜地等候,片刻,他開口,
吐出的話卻像重錘般擊打著她的心臟,“宇軒出事了。”

頓時,她的心一緊,一種不祥的感覺浮上腦際,
不由快速追問:“他怎麼了?”

令狐看她瞬間睜大的雙眼和本能流露出的焦灼神色,
知道自己此舉的正確,當下説道:
“萬達集團新開展了海航運輸業務,
上個月末剛剛首次試航,宇軒為了更好的研究航線,
親自跟隨航行。昨天,船隻在進入亞丁灣前突遭海盜襲擊被劫持,
據傳回來的消息,他被炮彈擊中,傷勢不清,生死不明……”

剎那之間,她感覺天旋地轉,眼前一片發黑,
淚水已瘋狂涌出,那個曾經像靠山一樣保護她,
救她於危難之中的穆宇軒,生死不明嗎?
那個曾經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,怒斥她,調侃她,
溫柔待她的穆宇軒,生死不明嗎?
那個要自己答應他一定要幸福的穆宇軒,生死不明嗎?……

不,不,你不能死,你不能死,老天,求求你,
一定要保祐他的平安,一定要讓他活著回來,
只要他能平安,只要他能活著,她用什麼換都行,她怎麼樣都行……

強迫自己平靜,顫抖著聲音,她問:“那他現在救出來了嗎?”

“目前還沒有最新消息,我所知道的這些都是昨晚宇哲説的。
”令狐夜與穆宇軒自高中起就是同窗好友,
穆家大哥對他也很是熟悉,發生這件事,怕父母承受不了打擊,
穆宇哲對二老進行了隱瞞,
而他自己還需要留在當地解決穆宇軒的事情,
所以拜託令狐幫穆宇盈照看好公司。

又簡單説了些穆宇軒的事,令狐便讓她離開。

鍾情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下的樓,坐在辦公桌前,仍然神思恍惚,
擔憂他的心已被恐慌全部佔據,心裏腦裏,只有一個念頭:
他不能死,他不能死,如果他死了,她要怎麼辦?她不敢想……

怔怔的看著面前的電腦發呆,忽然想起可以上網搜索有關消息,
輸入“中國船隻海盜劫持”後,鋪天蓋地的資訊席捲而來,
分別瀏覽,每一個的內容都差不多,終於,
在刷新後看見一條稍有價值的消息:

據路透社報道,
4月6日在亞丁灣海域一艘中國籍貨輪遭到索馬利亞海盜襲擊並被劫持,
經過雙方談判,船主已由直升機向��盜空投400萬元美金,
海盜隨後表示即將釋放所有船員及貨輪……

她極度不安的心開始有了一絲希望,船主,船主是他嗎?
已經交了贖金,會不會馬上就會放人?他的傷勢,究竟有多重?……

雖然有了進一步的消息,但焦急不堪的心卻依舊無法安定,
拿著手機,她開始撥打那個曾經無比熟悉的號碼,手,
因顫抖而數次按錯,強迫自己穩定下來才終於將電話打出。
可打過去卻提示對方已關機。心,雖然明知無望,依舊失望無比。

想想,她再打給穆宇盈,“穆總監,我是鍾情。”

接到鍾情的電話,穆宇盈很意外,“鍾情?”

她已顧不上尷尬,直接問道:“穆總他怎麼樣了?”

“……早晨大哥來電話,贖金已經空投給對方,正等著放人。”

“那他的傷勢?……”

“這個不清楚,只知道是被炮彈擊傷昏迷不醒,
大哥已經抓緊一切時間滿足他們所有的要求,
只要對方立刻放人……”穆宇盈的聲音已經略微的哭音。

她的眼淚再度落下,原來,還是昏迷不醒,所謂船主,
只是穆宇哲,哽咽著,她懇求:“如果有最新消息你告訴我可以嗎?”

遲疑著,宇盈開口:“這件事情,我爸媽並不知道,
如果在他們身邊我沒法告訴你,要不然我把大哥電話給你,
你直接和他聯繫,還有,這件事關係到萬達的正常運作,
還請你予以保密……”

剛報上穆宇哲的號碼,她又著急説道:“我大哥電話進來了,不和你説了……”

放下穆宇盈的電話,幾分鐘後,
她又按照剛剛得到的號碼給穆宇哲打過去,
對方仍在通話,數分鐘後,終於與他對連上,
先告訴他自己是誰,又問他穆宇軒的最新進展。
而穆宇哲在剛剛結束與穆宇盈的通話中,
已經得知了穆宇軒與鍾情的大致情況,他告訴鍾情,
十幾分鐘前,船隻剛剛獲得自由,
此刻正在丹麥軍艦的護送下駛離這片海域,
而昏迷不醒的穆宇軒正躺在他的身邊,
馬上乘坐飛機準備直飛丹麥,那裏的醫院已經做好準備,
只待他落地便可進行救治。

聽他説到穆宇軒昏迷在他身邊,她心如刀絞,
曾經那麼健康強壯、精力充沛、讓她感動、讓她深愛的人,
竟然毫無預兆的突然倒下,並且,你無法預料他與死神的距離,
讓她痛不欲生,悲泣萬分……

聽著她控制不住的哭泣聲,穆宇哲問:“你……能來丹麥看看他嗎?”

一語驚醒夢中人,她要去,她要回到他身邊,哪怕最後一面,
哪怕從此陰陽兩隔,她也要去!毫不猶豫地答應:“我去……”

結束與穆宇哲的通話,她直接去了鍾愛辦公室,
告訴姐姐穆宇軒發生的意外,她要去找他,她不想抱憾終身,
她不想後悔莫及。

鍾愛看著雙眼紅腫的妹妹,冷靜如常,盯著她問:“你愛他?”

這一刻,她已不願再作任何的掩飾,據實相告:“是,我愛他,
很愛很愛,一想到他受傷我就心痛不已,
一想到他生死未明我就悲慟萬分,姐,我等不了,我一定要去找他,
我要立刻就去找他……”

相比鍾情激動的情緒,鍾愛的冷靜顯得絕情,
“你知道他與阿納斯塔西婭的特殊關係嗎?”

“知道,他告訴過我,塔西婭是他原來的女友,分開後,
他仍愛了她四年,直到……他遇見我……”

雖很意外,嘆了口氣,鍾愛還是開口:
“永曄夜宴波塔寧的第二天,我看見穆宇軒自頂層下來,
頂層一共只有兩套總統套房,一套是伊萬在住,
另一套住的就是阿納斯塔西婭,
當時伊萬正與令狐夜在永曄總部,
那他一定就是剛從阿納斯塔西婭房間出來,最關鍵的是,
他的脖子上還有女人的唇膏吻痕……”

鍾情頓時沉默,可是隨即她又想起令狐夜對她説的話:
宇軒為了你,放棄了塔西婭的主動求合……她要相信他,
就像他願意相信她一樣……

看著妹妹突然明亮的眼睛,鍾愛的心一沉,果然,鍾情開口:
“也許你看到的只是表像,事實並不一定真的就是那樣,
況且現在這些對我來講並不重要,我只想看到他,我只想守在他身邊……”

看著妹妹如此執拗,鍾愛非常無奈,只有繼續勸她:
“情情,你有沒想過,就算當時他們兩個人什麼也沒做,
你現在又能和他怎麼樣?如果他永遠不醒你會怎麼樣?
如果他醒來卻永遠無康復你又會怎麼樣?
如果他醒來能夠康復如初你能保證他永遠對你不背叛嗎?……”

“姐……”她話未説,淚已成河,“我沒有想過那麼多,
我只知道我一刻也不想停留在這裡,我只想馬上飛到他的身邊,
如果他真的像你所説終生不醒或永遠不起,那麼我想,
我會留在他的身邊,照顧他一輩子……”話説至此,
已是泣難成言,只為表達自己最真實的意願。

面對自己的苦口婆心,妹妹依然執迷不悟,鍾愛不禁心疼萬分:
“情情,他值得嗎?他值得你為他付出那麼多嗎?你越愛他,
他就越能夠傷害你,姐姐怕你最後受到的打擊是你無法承受的……”

鍾情看著姐姐,淚流不止的雙眼悲傷而無助:“姐,你沒愛過,你不知道……”

鍾愛的心頓時猛烈收縮得巨痛無比,她如何沒愛過,她如何不知道,
正是因為愛過,才知道被傷害的痛苦,正是因為愛過,
才知道放下的痛苦,也正是因為愛過,才讓她不忍割捨體內那……
可是,她已愛錯,她已知道會有多苦,
你又讓她如何忍心看見妹妹同自己一樣身受其苦?

流著眼淚鍾愛再度開口:“情情,姐姐真的不放心他的人品,
姐姐不願意看你受到傷害……聽姐姐話,再過段時間,你就會慢慢將他忘記……”

看著姐姐也掉下眼淚,鍾情倍感愧疚,可她的心早已堅定無比,
“我試過了,姐,當初我也這麼以為,我也以為可以將他忘記,
但不可能的,那種思念,那種愛是浸到骨子裏的,出不來的……姐,
你別勸我了,我已打定主意,只是來向你請假和告別,對不起,姐,
我……這就走了……”説完,她向外走去。

鍾愛無力地看著妹妹的背影,悲涼的感覺侵襲了全身,
難道,她們母女三人,註定都要被男人而傷嗎?

突然,她喊住就要拐出視線的妹妹:“情情……”

鍾情回過頭,看著她的目光閃現著堅定。

“你怎麼知道穆宇軒出了意外,誰告訴你的?”

鍾情隨口答道:“令狐總裁。”

鍾愛點點頭,不捨的叮囑:“照顧好自己……”

心中感動,鍾情點頭答應:“你也是。”説罷,頭也不回的離去。

室內的鍾愛,怒火燃起……

夜貝酒店六樓總裁辦公室,令狐夜看著殺氣騰騰的鍾愛,面無任何表情。

這個女人,自從拒絕自己之後第一次主動登門,
只是她那幅明顯來打架的態度,
讓他由剛看到她時的���喜變成現在的不明所以,淡然開口:“什麼事?”

鍾愛站在他的面前,居高臨下地瞪著他:
“為什麼要告訴情情關於穆宇軒的事?”

立刻,他懂了,可依舊聲色不動,“告訴她又怎麼了?”

鍾愛怒不可遏,“啪”的一聲將他的桌子拍得大響,“我妹妹去找穆宇軒了!”

他對這個答案很滿意,同時,他對她的表現也很……欣賞,嗯,
她是第一個敢拍他桌子的人,也是第一個敢將文件甩到他臉上的人,
當下,笑意不由浮現他的臉上,“那又怎麼樣?”

鍾愛已經氣得發瘋,手顫抖著指向他,説出的話也變得氣息不穩:
“你……穆宇軒的事與你有什麼關係,你為了報復我,
就想通過他來傷害我妹妹以此來傷害我……”

令狐的表情立刻變得嚴肅,糾正她:
“鍾愛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,你不了解宇軒,
他對鍾情的愛既深沉又內斂,
我只是不能理解面對這樣一個專情好男人,
鍾情為什麼會放棄,不過現在看來,他們不是沒有可能……”

她像看到什麼好笑的笑話一樣的看著他:
“愛?專情?你知道什麼叫愛?什麼是專情?你只懂得佔有和玩弄!”

他的心,劇烈的痛,痛得他不由得輕輕蹙眉,他沒想到,
面對她的嘲諷與指責,他竟會如此難過,對著她的視線,
不知説給誰聽,也不知針對的是哪一句話:“我沒騙你……”

他,已知自己心意,
在衝口而出那三個字的時候他尚且不知為何如此,
可一個月來的晝想夜夢,一個月來的苦苦凝思,
他便已知自己的真正心意,儘管很難相信,儘管不願面對,
他依然不得不承認,他是愛上了她。

真正的心意,是不假思索的反應,真正的心意,
是發自內心的本能,只是,越愛,他便越不忍傷害。
他再也不會結婚,他給不了兩人的將來,
如果她不是那般的純潔,如果她對他沒有愛,
那他一定要將她留在身邊,好好待她。偏偏,
她是個講情的女子,偏偏,他對她有愛,
那便給她自由,容她離開,哪所自己相思成災,思念成殤……

“令狐夜,騙不騙我,你知我知……如果我妹妹,
因為你的這一舉動而受到任何傷害,你一定會後悔……”她心痛,
時至今日,他還妄圖欺騙自己,儘管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會做些什麼,
但憤怒與痛苦還是讓她撂下狠話。

他發現,她妹妹是她的軟肋,每次只要涉及到鍾情,她必會激動無比,
再難找到那個冷靜知性的鍾愛。壓抑下心中的苦悶,他出言安慰:
“如果他們真能走到一起,你妹妹一定會幸福。”

面對他的話,她越發的感到可笑,
一個根本就沒有愛的人居然會承諾別人的幸福,話不投機,無需再説,
留在此地,已沒有任何意義,想著剛剛他説的那句話,
她將要向外行走的腳步停了下來,回頭將視線對上正在凝視她的令狐,
異常決絕地吐出一句:“我恨你……”

不是因為你奪走了我的初夜,也不是因為你哄我上床,
而是你殘忍的欺騙剛剛愛上你的我,
而是在我要永遠與你分清關係之後才發覺一切已經來不及,
恨自己,也恨你……

閉上眼睛,令狐夜將頭靠向大班椅,任由心頭之痛對自己的折磨,
也許是不夠愛,也許是愛不深,不過既已發現,
便不會縱容自己再掉進另一個深淵,他,已無力去愛……


【感情】擒不禁的愛(1)
【驚悚】我身邊的恐怖經歷(1)
(1)媽媽~請您原諒別人的女兒 !!
(2)戒掉吧!教你熬過戒菸首5天!
(3)方太太的秘密 是誰說了出去 !
(4)一瓶價值150美金的深海龜油,導遊小姐竟有辦法讓所有人買單 !
感謝您的支持~更多精彩好文就在~好心好文專欄!!
歡迎訂閱收看 好文章不漏接
(點擊圖面 開始訂閱)
所以在生活中,你要養成什麼樣的心態呢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